Wings of Debby

2013/06/01

Travel Town Museum

DSC00423DSC00424DSC00425DSC00426DSC00421DSC00422
DSC00430DSC00436DSC00434DSC00435DSC00448DSC00443
DSC00444DSC00445DSC00446DSC00447DSC00465DSC00466
DSC00467DSC00468DSC00469DSC00470DSC00450DSC00451

Flickr 上的相片集 Travel Town Museum

2007/05/08

神秘植物原來長存文學裡

院子裡那棵開粉紅花的直立狀植物,已經長得比我高了,花苞仍不斷往上生長,沒有停止的跡象。剛開始懷疑這樣的植物是否能耐得住此地的強風,但是它越長越高,從不見被風擊垮的跡象。抬頭看著這棵植物,心裡納悶,它到底會長多高呢?好在院子裡就這麼一棵而已,要是種得很密,走近這些植物,說不定會覺得到了某種奇異的叢林。

今日懂花的長輩來家裡小聚,我終於有機會得知它的芳名,就是以前在詩句中讀過的「蜀葵(hollyhock)」。古人早有詩形容它在植物中的鶴立雞群了:「五尺闌干遮不盡,尚留一半與人看」,蜀葵由於「身高」,所以也叫「一丈紅」,另有熟季花、戎葵、胡葵、吳葵、立葵和花葵等別名。它原產中國大陸的雲南和四川一帶,以及小亞細亞。有資料提到它在端午節前後開花,古書提過:「五月繁花,莫過於此」,它因此也叫「端午花」,這是指種植在中國大陸北方時的狀況。它也叫「梅雨葵」,在梅雨季節開花,我想這是指在中國大陸南方的情形。在美國,它的花期是四到六月,稍早於端午節。所以,我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欣賞這種花。

最早提到蜀葵的文學作品,可能是爾雅。最常提到蜀葵的文學作品,可能是唐、宋時期的詩了,例如:

蜀葵 陳標
眼前無奈蜀葵何,淺紫深紅數百窠。
能共牡丹爭幾許,得人嫌處祗緣多。

蜀葵 王鎡
片片川羅濕露凉,染紅纔了染鵝黄。
花根疑是忠臣骨,開出傾心向太陽

宜陽所居白蜀葵荅詠柬諸公 武元衡
冉冉衆芳歇,亭亭虛室前。
敷榮時已背,幽賞地宜偏。
紅豔世方重,素華徒可憐。
何當君子願,知不競喧妍。

木芙蓉 劉摰
誰染輕紅皺萬囊,靚如妆面照寒塘。
蜀葵千葉仍陪菊,芍藥重臺更耐霜。

甘露寺紫薇花 孫魴
蜀葵鄙下兼全落,菡萏清高且未開。
赫日迸光飛蝶去,紫薇擎豔出林來。
聞香不稱從僧舍,見影尤思在酒杯。
誰笑晚芳爲賤劣,便饒春麗已塵埃。
牽吟過夏惟憂盡,立看移時亦忘迴。
惆悵寓居無好地,嬾能分取一枝栽。

詠蜀葵 楊蘭坡
流鶯聲送麥風寒,一丈紅遮五尺欄。
錦色蒲萄向人殢,啼痕杜宇憶歸難。
持羹真作無家別,棄扇難追有限歡。
向日誰憐寸心苦,狂風無奈更銜殘。

蜀葵 韓琦
炎天花盡歇,錦繡獨成林。
不入當時眼,其如向日心。

一丈紅 楊巽齋
紅白青黄弄淺深,旌分幢列自成陰。
但疑承露驚殊色,誰識傾陽無二心。

另有黃蜀葵,這不是指開黃花的蜀葵,而是另外一種植物,黃蜀葵又叫秋葵,由於朝開暮謝,形容過去之事的「昨日黃花」,其中「黃花」指的就是黃蜀葵。我一看到「秋葵」,第一反應居然是:那是一種果實可以涼拌的植物嗎?

黃蜀葵也有人寫詩歌詠:

蜀葵花歌 岑參
昨日一花開,今日一花開。今日花正好,昨日花已老。
始知人老不如花,可惜落花君莫掃。人生不得長少年,
莫惜床頭沽酒錢。請君有錢向酒家,君不見,蜀葵花。

黃蜀葵 崔涯
野欄秋景晚,疎散兩三枝。
嫩碧淺輕態,幽香閑澹姿。
露傾金盞小,風引道冠欹。
獨立悄無語,清愁人詎知。

這些文學作品提到蜀葵,不免有所比擬。近期大陸作家張煒的小說《能不憶蜀葵》,則用蜀葵比喻做純樸的農業社會,以此對比他有所批評的資本主義社會。而蜀葵的花語,恰好就是單純(另有一說是「夢」)。

在這個洋人居多的世界裡,發現院子裡有棵充滿中國文學味道的植物,是件有意思的事。它可以是種象徵,連結過去與現在,東方與西方,讓我在這個重新連結過的世界裡尋找適應的新價值。

標籤: , ,

2007/05/07

陌生角落裡的老道理——All or Nothing

看慣好萊塢片的人,看英國導演Mike Leigh的All or Nothing(台譯:折翼天使),可能覺得很難看,甚至不舒服。片中每個人都愁眉苦臉,幾乎沒有俊男美女,極少數長得比較好看的,同樣也是一臉愁苦、不悅的表情。夫妻、母子、母女、父母、情人等關係都不和諧,許多人講話的方式都很火爆,動輒夾帶髒字。在這個以英國倫敦南區的公寓為背景的電影裡,所有的角色經濟都不富裕,但那不是他們一臉便秘的主要原因。

如果看到一半就半途而廢,你不會發現,其實Mike Leigh要從一般觀眾陌生的角度,講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

All or Nothing描述三個家庭,他們彼此認識,算是鄰居,有的還在同一個地方工作。Mike Leigh主要描述的家庭,由肥胖的計程車司機Phil、愁苦的超市收銀員Penny和在養老院做清潔工作的胖女兒Rachel、無所事事的胖兒子Rory所組成。Penny的同事兼鄰居Maureen,則是一位單親媽媽,除了超市的工作,私下幫人燙衣服賺外快,她的女兒Donna後來爆出未婚懷孕且和男友分手的故事。Phil的同事兼鄰居Ron,因為心不在焉又脾氣火爆,經常在工作中出事;Ron的太太Carol是個酒鬼,她們身材不錯的女兒Samantha常穿著迷你短褲到處晃來晃去,吸引一個她不喜歡的男生(此男後來為她在胸口用刀刺了一個血淋淋的S,把她嚇哭),她對Donna脾氣火爆的男友非常有興趣(火爆男和Donna分手後,她迫不及待地跟他在車裡製造車震)。

這些人像是一個又一個的孤島,雖然生活在一起,但是下意識排拒身邊的人,因此以不悅的表情、火爆的說話方式和髒話自我防禦。他們之所以一臉便秘,是因為感情便秘,無法攝取足夠、營養的情感纖維,所以進退沒有好的對策。

如果不是意外,這些孤島,可能永遠就只是一座座的孤島。

肥胖又不討人喜歡的Rory,在被其他青少年戲弄之後,心臟不舒服,倒在公寓前的草地上。撞見這一幕的Maureen,趕緊前往幫忙,使Penny一家開始緊急總動員。然而,Phil因為先前載了一位法國太太,她的某些話使他心事重重,他後來關掉無線電和手機,一個人散心去了,所以在第一時間失聯,這讓對Phil動輒不爽的Penny更加火大。

Phil趕到醫院後,承諾兒子要帶全家到美國的迪斯奈樂園玩,讓Penny又不高興,畢竟他們的經濟狀況並不寬裕。探病時間一過,這對夫婦和他們的女兒回家,女主人開始發飆,向來懦弱、言語表達不是很好的Phil,突然問妻子是不是不愛他了,因為她說話的方式視他為無物。Penny說這跟他們討論的事(Phil之前的失聯)有什麼關係?Phil則說,當然有,這與所有的事情都有關係,如果她不再愛他,他就要離開。稍後,Rachel跟她說,她的確那樣對Phil。彼此忘了相愛、感覺不到愛,恐怕是許多中年夫妻或伴侶在共同生活多年後,會面臨的局面。

震驚的Penny退了一步重新思考Phil的話,兩個孤島間因此拉起橋樑,他們記起彼此最初的美好與過去相愛的時光。當他們三人再度圍繞在兒子病床前時,Phil和Penny甜蜜的互動,讓女兒目不轉睛、過去講話沒禮貌的兒子,也變得和善多了。

我在數年前,此片在金馬影展播映時,曾看過一次。當時的我,可能沒有發覺,其實Mike Leigh隱隱約約談到一個很簡單的道理:Love makes the world go around. 如果生活在有愛的家庭,那麼,貧窮、失業不足以懼,許多社會問題也不會發生。

我所知關係最融洽的家庭,就是那種所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琴瑟和諧的家庭,在於第一代的感情融洽,尤其是母親能照顧每個子女的需求,公平對待每一個子女,這讓這個家族到了第三代,與父母的關係都很好。人的情感範本往往是父母,有了好的範本,會比較清楚哪些戲該唱、哪些戲不要碰。

Mike Leigh沒有提到另外兩個家庭後來怎麼了,但我想他的意思其實很明顯,如果沒有愛,孤島只能是孤島,沒有人願意親近。至於這個孤島要上演什麼劇碼,自然沒有人會關心。

標籤: ,

2007/05/05

豆豉臭燻天

昨晚心血來潮,因為冰箱裡剛好有苦瓜和豬肉,便做了一道豆豉苦瓜炒瘦肉。許多人會用醬油去炒豆豉,但我已經用醬油、米酒、糖、黑胡椒等醃過豬肉了,為避免過鹹,把蒜片爆香之後,直接把泡過水的豆豉下鍋。不料,豆豉立刻散發出一股燻天的臭味,我幾乎要暈倒,最後只好捏著鼻子把這道菜做完。還好,並不難吃。

在差點被燻暈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以前我們家附近有鄰居很愛炒豆豉。每回那股臭味飄進我們家,我便覺得一陣噁心,急忙去關窗戶,然後問我娘:「為什麼有人要吃這麼難聞的東西?」沒想到,這麼久之後,我居然在美國的廚房炒出那股臭味,把台灣的回憶帶回來。

打電話給我娘時,我提到這件事,她聽了一直笑,跟我說我爹最怕那種味道,所以我們家以前不用豆豉做菜。原來我怕那股豆豉的臭味,是來自家族遺傳。我趕緊追問,如果不用豆豉,要怎麼做苦瓜?這裡沒有梅乾菜。

我娘問我買不買得到鹹蛋(我說可去華人超市買),然後在電話裡口授苦瓜鹹蛋的做法,還跟我強調,這道菜的重點是鹹蛋黃。從這點來看,綠豆苗的苦瓜鹹蛋完全沒有鹹蛋黃,的確是不及格的。

苦瓜由於比較難熟,油要多一點。在苦瓜入鍋後,再加水,蓋鍋蓋把苦瓜悶到熟軟。快起鍋時(水已收乾),再加入鹹蛋。如果沒加鹽,鹹蛋白可用多一點,如果加了鹽,鹹蛋白可用少量或省略。裝盤時,鹹蛋黃放在最上面。

後來查了一下,發現豆豉不是好東西,容易有黃麴毒素,也容易致癌。所以,又臭又毒的豆豉,少碰比較健康。

標籤:

2007/05/03

4/1男性傾向+3/4女性傾向的部落格

Wings of Debby
25.0%男性倾向,75.0%女性倾向
评点:文章构思曲折精巧,文字清新脱俗,婉约中透出洒脱,可谓淡妆浓抹总相宜。
yodao | 博客男女


我不知道上面這個結果是怎麼評估出來的,但是我覺得它錯了。這個部落格的男性傾向應該不只25%,說不定要到50%才對。

我很清楚自己受過什麼樣的訓練,文字的呈現是怎麼一回事。以前的老闆總是覺得我寫的東西「太硬了、不夠軟」,她指的是不夠平易近人。這讓我想到紀蔚然曾在人間副刊發表過一篇文章,提到他從不在email中用無謂的語助詞,例如:「吧」、「喔」、「啊」之類的,讓收信的朋友覺得他很冷酷無情。他的嘲諷之意很明顯,如果他用了那些語助詞,雖是同一個人、同樣的個性,但是收信的人卻會覺得他很親切,他自己則覺得很蠢。

我有時去看一些所謂的人氣部落格,便會發現我跟紀蔚然有類似的問題。這是一個不親切的部落格,也不想企圖假裝親切。畢竟,我設立部落格的原因,始終來自於我需要一個網路筆記本,而不是討好別人。

至於上面的「評點」,我猜那是機器人從一堆句子裡東挑西檢湊出來的評語,不值得探討。

標籤:

2007/05/02

台式電視餐在洛城——綠豆苗

Artesia、Cerritos是距離我們比較近的地方,雖說這一區也有華人及華人的餐廳,然而,我們對這一帶像樣的餐廳,所知不多。最常去的那家不好吃,所以有天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該換一下。

於是,我們依印象來到了綠豆苗。乍看「綠豆苗」這三個字,我便想起,很多年前,台灣有間賣零食的連鎖店,叫做「小豆苗」。小豆苗曾經生意好到在熱鬧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它的招牌,可是,不記得何時開始,它又很快地銷聲匿跡,連鎖店一間一間地關門。而Artesia這間餐廳,叫「綠豆苗」,應該不是經營或命名者從無中生有,因為它的英文名稱正好叫「Little Bean」,很難不讓我想到「小豆苗休閒食品」。憑著這一點,這間店很有可能是台灣人開的,因為台灣流行或有名的東西,在這裡很容易可以找到同名或類似的招牌,例如:義美、登琪爾等。至於他們是否侵犯別人的商標?那就要看他們效法的對象是否在美國註冊了。

我們第一次在週日中午踏進綠豆苗,便發現這間店生意不錯,只剩門口的兩個位子。不幸的是,我們的正上方是一台電視,正以超大分貝播放東森新聞。整間店的人邊吃飯邊看電視,看得如癡如醉,唯獨我們覺得受不了。我在台灣的時候,不看電視,更別說電視新聞,在外頭吃飯,也很怕到那種把電視放在明顯位置,而且聲音開得很大的那種小店或餐廳。偏偏,到了美國,居然會在這種地方碰到這種供應台式電視餐的小店,真是始料未及。

美國不是沒有餐廳在店裡擺電視的,但那種多半是兼做酒吧生意,而且我看過的,不會把電視開很大聲,畢竟,客人到店裡來消費,多半是跟家人或朋友一道,需要講話,如果電視聲造成溝通干擾,對生意難免有影響。但是在供應台式電視餐的餐廳裡,氣氛似乎不太一樣。

我們的那頓飯因此吃得有點痛苦,打算吃完就再也不來了。所幸當時點的兩道菜:酸白菜炒牛肉和苦瓜鹹蛋,都算不油膩、容易入口的菜。後者的鹹蛋很少,但是看在價格很便宜的份上,也就算了。這裡有特價中餐,一菜加一飯(白飯或稀飯),有四塊多和五塊多兩種選擇。若選擇要吃稀飯,還有一個蒸的銀絲捲及一碗湯。如果要炸的銀絲捲,則要加價。

後來又去了兩次,是因為意外發現我之前外帶麻油雞的那間「台北圓環(Formosan Restaurant)」居然變成一間華人開的牛排店!要吃牛排,我會想去洋人開的店。附近另一間餐廳是人滿為患的港式飲茶,我們只好再到綠豆苗。

這一回,仍舊供應電視餐,值得慶幸的,是頻道不在新聞台。可以不聽到弱智的台灣新聞,我們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我們點了宮保雞丁和五更腸旺。這兩道應該都是辣的菜,不過,還好,除了辣椒,其他的部分都不辣,否則我就吃不了了。跟第一次經驗不同,這兩道菜比較油,尤其是五更腸旺。

真正讓我覺得過於油膩的,是第三次。那次我們點了螞蟻上樹和回鍋肉。螞蟻上樹上桌時,我們看著那一大碗橘紅色的冬粉湯,感到納悶:這是辣味冬粉湯還是螞蟻上樹?若是後者,不該是這種湯狀,而且肉末非常少。回鍋肉裡的肉也不多,下的油倒是挺多了。之後我在回家的路上,便開始反胃了。我有胃病,一吃到過油的東西就會反胃,所以很容易檢驗食物是否對我的胃友善。這一回,我們覺得真的要換一家餐廳吃飯了。

就在隔壁幾間,有間「西門町」,應該也是台灣人開的餐廳,下次就去試試看吧!而且,西門町的衛生評鑑結果是「A」,綠豆苗只有「B」。

這裡還賣台式刨冰、飲料,但是我們從沒嘗過,不知好壞。






綠豆苗 Little Bean

ADD:18902 S. Norwalk Blvd., Artesia, CA 90701
TEL:(562)860-8843
七天營業 11:00AM~9:30PM

標籤:

2007/05/01

有趣但不正確的動物歌舞動畫——快樂腳

在我看過有關「數大並不美」的東西裡,「Happy Feet(台譯:快樂腳)」的確算是前幾名有趣的。然而,此片過度美化了企鵝。若要正確地認識企鵝,這部片也不是好教材,因為它投射了太多人類的習性與想像。在指涉人類上,更準確地定義,相當大程度是指美國人。

雖然此片是澳洲團隊的成果,但從內容來看,它是一部擁有許多美國社會元素的企鵝動畫兼歌舞片,難怪在美國非常賣座。如果由真人套著企鵝布袋在舞台上擔綱演出,我們可以發現,不同的企鵝裝底下,是特定的族裔,這樣他們才能表演出這個劇本要求的精髓。

Happy_Feet.jpg從故事來看,Happy Feet是一部跟族群文化、異類和認同有關的影片,部分情節跟以喜歡唱歌的貓頭鷹卡通「I love to singa」有點類似。因為企鵝爸爸在孵蛋時,一度想要跳舞,不小心把腳中孵的蛋摔在雪地裡,犯了企鵝族群的大忌。在別的蛋都孵出小企鵝時,唯獨這顆摔過的蛋沒動靜。不過,最後牠還是孵出來了,出現的方式也跟別人不一樣,居然是腳先出來,而且一出現在眾企鵝面前,就先跳舞,讓這個唱歌為最高指導的皇帝企鵝族群感到異樣,企鵝爸爸則感到困窘。

愛跳舞的Mumble,從小就在牠的企鵝族群裡被貶為異類,因為牠的破鑼嗓子,讓牠無法融入族群。這對以唱歌來求偶的皇帝企鵝來說,牠的人生(應該是「企鵝生」)簡直就是沒有希望。

然而,牠有次意外地碰到幾隻阿黛利企鵝,居然被大大地稱讚。那些阿黛利企鵝很欣賞牠的舞技,不相信牠找不到配偶。(牠已心有所屬,所以不可能在阿黛利企鵝裡找配偶。)

和阿黛利企鵝玩耍的過程中,牠意外地目睹人類的怪手摔落海中,造成污染。充滿好奇的Mumble想弄清楚那是什麼,那群阿黛利企鵝便帶牠去找無所不知的巫師Lovelace,這是一隻跳岩企鵝。

Lovelace的脖子上套著六瓶裝可樂的塑膠套環,這讓見過老鷹腳上的(人類為了做研究而裝上的)塑膠環的Mumble起疑,想知道Lovelace是否也知道外來生物的事。但是Lovelace就跟許多人類社會的巫師一樣,唯利是圖,而且語焉不詳,並沒有回答Mumble的問題。

滿腹疑問的Mumble在自己的族群提到外來生物一事時,慘遭修理,而且牠實在沒法融入族群生活,反而用牠的舞步「帶壞風氣」,所以被長得像禿鷹的長老趕出去。

接下來的情節有點像「天地一沙鷗」,Mumble為了追求更高遠的理想,離開了鄉親父老和愛慕的對象。但是志氣比天高的Mumble運氣和遭遇都不好,因為牠執意要闖入牠陌生的世界,以牠一隻還沒完全脫毛的小企鵝,想要跟莫測高深、萬能的人類溝通,真是天方夜譚。然而,牠還是離開了南極,意外地擱淺在某個大城市(洛杉磯?)的海邊,然後被關到動物園,跟別種企鵝關在一起,牠們告訴牠,那是「企鵝天堂」,牠卻幾乎要得憂鬱症了。

救了Mumble的,是牠本能的舞步。牠的與眾不同讓人類感到有趣,因此讓牠帶著人類的偵測器回到南極的族群裡。

這是一個諷刺人類不愛護動物、不懂維持生態平衡的(偽)動物故事。最後一群人坐著直昇機去看企鵝跳舞,進而跟著跳舞,其中一個人甚至興奮地滑倒的段落,則像是諷刺《企鵝寶貝─南極的旅程(March of the Penguins)》的拍攝者。因為這些人的侵入,不管以任何名義,都干擾了企鵝原本的生態。

這部動物歌舞動畫用了大量美國流行歌曲,絕大多數都是非裔(創作或主唱)的歌(例如Prince、大人小孩雙拍檔Boys II Men)。畢竟,在美國的各族裔裡,沒有人會否認,整體而言,非裔是最會唱歌、最懂肢體語言的吧!Mumble的舞步來自Savion Glover,這正是一名非裔舞者。如果這部片的皇帝企鵝指涉的對象是非裔,那一直喊著「Amigos!(西班牙文的friends)」還唱西班牙文情歌的阿黛利企鵝,就是指西語裔吧!西語裔一般而言比非裔矮小,阿黛利企鵝正好比皇帝企鵝小。仔細注意那幾隻阿黛利企鵝講的話,牠們的句子裡常出現不正確的英文語法,例如:「He never wrong.」、「He the guru.」看來也是暗指西語裔的英文不太好,即使他們可以表達。

此片關於企鵝的生態,不完全正確。企鵝爸爸孵蛋,企鵝媽媽覓食,這部份沒問題,企鵝爸媽本來就會輪流孵蛋。但是永久一夫一妻制?這就有問題了。因為許多資料說明,企鵝會一年換一次伴侶。照這狀況,Mumble應該有很多同父異母和同母異父的兄弟姊妹才對。企鵝也不會因為生出一個有問題、與族群期望不合的小企鵝,就再也不生了。

最扯的,莫過於當Mumble在外那麼久,返回原本的企鵝族群後,牠愛慕的對象Gloria居然還沒有伴侶!但是企鵝的生物本能,跟男性人類要求愛慕對象(用人類的情形比擬,Gloria甚至不算是Mumble的女友)像薛寶釵苦守寒窯十八年的期望,也不一樣。

至於皇帝企鵝、阿黛利企鵝和跳岩企鵝會玩在一起嗎?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太認真去探究,此片的許多環節是經不起用動物生態考驗的。不過,比起來,要說最企鵝生態不了解,我還是會把「第一名」頒給曾用「不守婦道」描述母國王企鵝不孵蛋行為的記者,他們在木柵動物園的國王企鵝下蛋後寫的報導,為我的生活增添許多笑料。

看完此片,關心海洋生態的人,別忘了參考Seafood watch的網頁。當人類補食過多魚類,可憐的企鵝就漸漸沒有魚吃了。

標籤:

2007/04/30

摩托車在美國

每回在101高速公路上看到摩托車出現,總會提心吊膽的,雖然開車的不是我。跟台灣一樣,這些摩托車也在汽車中間穿梭,而且換道時,從來不打燈號示意。有次甚至看到一位摩托車,只因前面的汽車不讓他超車,他就按喇吧,顯得有點霸道。

偶爾我們會遇見一票摩托車族,有回居然有大約二十輛摩托車從我們車旁呼嘯而去,讓我大呼意外,第一次見到這景象。這些摩托車族的裝備,通常都是一身黑,後座載的通常是女性。他們讓我想到某兩位大學同學,為了順利找到新戀情,她們有次在網路上看到有摩托車族要聚會,居然跑去參加。其中一位明明知道坐那種摩托車難免會貼到騎士的背,仍堅持坐得直挺挺的,以便保持距離。她後來還是跟那位騎士發展一段故事,而前述的矜持或架子,也編織在她們故事裡。

台灣的摩托車族,多半是為了交通,就是要從一地到另一地。然而,美國的摩托車族,則是為了娛樂,這些人就跟買露營車或遊艇之類的人一樣,當人跟著這些昂貴的工具上路,就是找樂子的時候到了。

公婆昨天在德州參觀一位摩托車收藏家的寶貝。其中一輛是Mv Augusta。那輛摩托車並不算太貴,五萬美金。然而,它的價值在於稀少,全世界僅三十輛,而且,義大利的製造商不願意讓這種摩托車聚集在特定的地方。像加州已經有兩個人擁有這種摩托車(其中一位是湯姆‧克魯斯),所以其他的加州人想買,也買不到。那位收藏家因為人在德州,沒有其他德州人擁有,因此順利買到。他說台灣也有一輛,他還知道西班牙國王也有一輛。至於台灣的那輛是誰擁有,我們就不知道了。

公婆在德州還瞥見一樁與摩托車有關的意外。德州似乎跟加州一樣,摩托車可以騎在兩車中間,規矩比較鬆散。有些州,例如印地安那州,就規定摩托車跟汽車一樣,只能騎在車道中央,不准騎在汽車中間,當然也不能隨意在汽車中間穿梭。在這種規定嚴格的州,摩托車族會發生的交通意外應該比較少。

當他們前往NASA參觀時,路上的速度比他們想像地慢,後來看到一群摩托車族在另外一個方向的車道上,然後有警察開道。他們不免納悶是何方神聖,居然讓警察開道,之後才看到,有人受傷了,臉上帶血,所以警察才介入。題外話,幾小時後,當他們正在NASA參觀時,裡頭傳出NASA雇員槍殺同事的事件,讓他們嚇一跳。我可以想見,一天聽聞或目睹兩樁意外,對年紀大的人來說,的確會增加心臟的負擔。

談到美國的摩托車,我不免想到原名《禪與摩托車修護藝術(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Maintenance)》的《萬里任禪遊》。那是讓我發現摩托車愛好者可以是知識分子的一本書。但是在那之後,我不知道美國是否還有其他摩托車愛好者能寫出這樣有意思的東西。至於《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Latinoamericana: Un Diario Per Un Viaggio in Motocicletta)》,那是南美洲的故事,不是美國。

對了,那位德州的摩托車收藏家還擁有摩托車比賽冠軍選手的配備,例如安全帽之類。「很花俏嗎?」「沒有耶,並不像台灣看到的安全帽,還畫了火焰之類的。」我在美國看到的摩托車族,的確不太花俏,幾乎都是黑色的裝扮,反而在台灣看到的,比較多花樣和顏色。food channel主持人Rachel Ray在某一次的「$40 a day」節目裡,到一間摩托車相關用品店參觀,那裡的東西也都是黑色居多,她最後買的東西,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就是典型的摩托車族的皮衣。不過,我也曾在101上面看到一位騎士,騎著重型機車,卻穿得像窮學生,牛仔褲過短,腳上是一雙大球鞋,背著一個看起來有點破的暖色系背包,我突然有個疑問:「這個,該不會是亞洲來的吧?」

至於我在台北騎的那種小綿羊,也就是所謂的50C.C.機車,我不曾在這看過。

標籤:

2007/04/29

25折再75折的CD櫃

CD跟書一樣,數量多了以後,如何安置,是個大問題。以前我的CD櫃,是大學時從公館的玫瑰唱片搬回家的。那個要DIY的CD櫃,高度超過130公分,因此騎機車帶它回家時,我一路戰戰兢兢,深怕出狀況。不過,一旦裝滿CD,那種組合物就很容易有脊椎側彎的問題。九二一大地震時,據說那個CD櫃晃動得很厲害,但是一堆CD掉落地上,CD櫃本身並沒倒。由於沒有找到好的替代品,至今它仍承載數百片CD的重量。除了本身的空間,櫃子的上頭,也被我堆了好些CD。

某人的CD架,也是學生時代用至今的,一樣是DIY的東西,所以也有脊椎側彎的問題。我每天看到,總覺得很不順眼,非常想找個替代品。

前些天在pier 1 imports網站逛來逛去時,正好看到一個Mirrored Media Cabinet特價,原本是149元,現在是37.25元,變成25折。這個價格挺誘人的,功能符合我們所需,可以放CD和DVD等,而且外型也不錯,顏色也能配合我們客廳的其他家具,因此決定買下。

但是線上結帳前一看,運費居然要100元,這樣加起來,跟沒打折差不多。既然距離我們不到四英哩的地方有間pier 1,那就直接過去買吧!

今天下午去華人超市回來的路上,便順道折過去。店裡展示了一個,但是我想要新的。店員查了電腦,跟我說倉庫還有。他找了半天之後,跟我說那恐怕是最後一個了。至於另外一個我更想要的櫃子,下層可以放CD,上層像書櫃的,也已經沒貨了。我看了看,好吧,那就買Mirrored Media Cabinet的展示品吧!

店員幫我把那個小櫃子搬到車後座時,我發現有支腳壞了。他看了之後,跟我說,雖是折扣品,但因為有損壞,所以可以再給我折扣,至少10%吧。於是拿了我的收據和卡返回店裡,詢問他的主管。那個光頭主管便問損壞的情形,由於店員說不清楚,我便帶那名主管去看一看。他便說給我75折,我自然說好。

於是,最後的價錢加上稅,差不多是30美元,是原價的兩折。這價錢挺划得來的,至於損壞的部分,其實我們可以處理,不太要緊。不然,一般的家具也是要DIY的。美國的家具,有時連DIY的都不便宜,更別說這種成品。所以,花點小錢、費點小工買到成品,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吧!

pier 1的東西雖說幾乎都是亞洲來的,一堆中國大陸製造,或菲律賓或泰國等,但是我欣賞他們給顧客回饋的制度,那是亞洲少見的。

某人說,因為pier 1是大企業,每季都有提撥固定比例的金額做這類的賠償,所以主管有權力決定賠償的金額多寡。反觀華人的商家,這種權力都在老闆手裡,所以就算跟店員、主管講,都無濟於事。唉,難怪很多人跟華人的商業組織打交道,碰到不合理狀況,都吵著要見老闆。

因為pier 1爽快的態度,我自然樂意繼續與它打交道。

標籤:

2007/04/27

小人物變天神—Bruce Almighty

從某種角度來看,「Bruce Almighty(台譯:王牌天神)」)中的金凱瑞和「Anger management(台譯:抓狂管訓班)」裡的亞當山德勒有點相似,他們情緒很容易失控(尤其前者),而且事情搞砸(因為EQ不好,衰事特多)之後,都不知如何善後。可是,他們身邊都有一個漂亮且溫柔善體人意的女友。

他們最大的困擾,莫過於升遷問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由於他們性格不穩(尤其前者是電視台記者,很容易在鏡頭前捉狂),上司不會想要把他們放在重要位置。

金凱瑞飾演Bruce,真是十分恰當,因為Bruce的角色就是那種容易搞笑的人,即使他的情緒不太穩定,但他讓許多人得到歡樂,金凱瑞的確適合這種角色。這讓我想到,許多日本諧星的女友長得很可愛、漂亮,有些人根本無法理解她們怎會願意跟諧星在一起。在我看來,原因很簡單,諧星有本事讓人快樂,他們的女友亦然。懂得讓女人開心的男人不多,所以那是諧星的情場競爭力所在。可是Bruce的女友動輒看到自己的男友在鏡頭前失態,並不好受,那種感覺跟自己出糗差不多,更糟的,她還要面對Bruce下工後的情緒失控。

失控的Bruce沒像「Anger managerment」中的Dave Buznik(亞當‧山德勒飾演),碰到一個屢屢整他、甚至橫刀奪愛的情緒訓練導師Dr. Buddy Rydell(傑克‧尼克森飾演),倒是碰到上帝。

當上帝出現時,我忍不住要說,非裔在美國真是有份量,任何時候,都需要非裔來擔任重要角色,以做為種族平衡。這片裡的上帝,就是非裔摩根‧佛里曼飾演的。我隱約記得還有其他好萊塢片也是由非裔飾演上帝,但是記不起來是哪些片了。

照金凱瑞過去的路數,接下來一定是一串災難,這部片也不例外。一個自我管理有困難的人,要掌管天下人的福祉,的確不易。不過,他的角色仍讓我們可以一窺美國電視台新聞部的生態。

靠著天底下人都沒有的超能力,他一步步靠近他過去想要的主播之職,同時讓過去不理他的美貌女主播注意到他,甚至想要介入他的感情。權力果真是最好的春藥,讓豬頭可以搖身一變,成為王子。

這部片的後半,再度與「Anger management」有雷同處,兩名男主角都失去他們的女友,捉狂到沒法好好工作,一心只想把女友追回來。

明白自己不過是凡人之驅的Bruce,放棄了天神權力,得到的教訓很有趣:上帝要他祈禱!他的女友就是一位潛心信主的人。

不得不相信,美國果真是一個基督教國家,就連在讓人不花大腦的笑片中,也要植入宗教訓示,而且沒有人會抗議。反倒是不信基督的人,開口閉口「Oh!My God!」,會惹毛那些信主的人,所以要改口說「My Goodness」表示禮貌和尊重。

此片導演Tom Shadyac和編劇組合,以及演員摩根‧費里曼、史提夫‧卡爾等人,在此片之後,再度合作,拍了一部Evan Almighty,預計今年夏天會上演。這片理所當然仍有宗教意涵,但是主角不是金凱瑞,而是史提夫‧卡爾(就是Bruce惡整的那位主播),故事也由新聞圈轉到國會去了。

Evan Almighty既然沒有金凱瑞,就不該叫「王牌╳╳」。我不懂台灣的片商為何要把金凱瑞主演的片變成「王牌╳╳」之類的,對票房有幫助嗎?有那多麼多人衝著金凱瑞上電影院嗎?如果當初把片名譯做「全能的布魯斯」或「不全能的小人物」之類的,續集應該就沒有混淆視聽的問題了。

至於Evan Almighty會不會跟Bruce Almighty一樣好笑?要等看了才知道。

標籤: